纵览新闻 > |吃水果,在日本居然被认为是炫富?

|乌克兰公交车急转弯女子被甩出 身体受伤

  • 时间:2020年06月03日 14:57:29
  • 来源:网络

|全国都有哪些梨 你都知道吗?

  三亿老人,实际是站在时代前沿,早晨升起来的太阳,永远不会脱离轨迹,夕阳落去的方向,给他们留下努力进化的弧线。

北京有近两千家便利店,其中接近半数24小时营业。国贸的一栋写字楼下,便有四五家全天运转。到了后半夜,四面的高楼大多熄灭了灯影,街道变得昏暗,便利店的灯牌成了黑夜里最显眼的标志。小伟和强哥是其中一家便利店的夜班店员。在他们眼里,白班太无趣了,一些有意思的角色只在夜里出没:三十多岁女人每晚都来要过期面包;外卖兼保安大哥经常坐店里打一通宵吃鸡游戏;看着老实的小哥抱着最贵的红酒拔腿就跑;28岁的女白领在凌晨六点准时出现,点杯美式咖啡,背两小时单词……  什么东西夜里卖得最好?小伟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说出一个远古词汇,“计生用品”。  一晚上总会来四五个白领买这个。用小伟的话说,这些白领们戴着眼镜,状态就一个词,蔫儿,晚上释放一下压力也正常。多的是女孩子,大大方方拿走了。一次来了对小情侣,女孩要了四种,柜台上一字排开,和男生讨论起哪个好。又抬头问小伟,你觉得什么牌儿好啊?小伟说,我哪儿知道!女孩没注意到,小伟早就面红耳赤了。  男生反而磕磕巴巴的。一位年轻人眼都不敢瞅柜台,说来盒“那个”。  小伟和强哥乐了,故意问,哪个啊?  那个。  哪个?  年轻人无奈了,小声说,避孕套。小伟这才露出心领神会的眼神,那您要哪种?好多呢。年轻人说,随便随便,拿上一个付完钱赶紧溜了。  也有出乎小伟意料的情况。凌晨两点,头发花白的五十岁大爷带着三盒避孕套和一位小姑娘大步离开了。  小伟25岁,瘦,个子不高,不到一米六五。强哥47岁,胖,头发夹白,两眼袋够深。两人都在国贸一栋写字楼下的便利店上夜班。小伟干了两年,强哥干了五年,半年前两人分别挪到了这家新店,凑了个老少组合。  他们总能碰上一些固定在夜晚出没的角色。一位外卖大哥到了晚上,又变成这栋写字楼的保安,买瓶水,就在座椅上蹭Wi-Fi,窝一宿。他扯着小伟玩游戏,说玩吃鸡特厉害。小伟不想搭理他的时候,大哥也能自个儿吹上一晚。  后来小伟偷偷看,大哥一把鸡也没吃到。但要论嘴上功夫,这大哥肯定是绝对的冠军,小伟说。  一个九十五岁的奶奶每晚都来这儿收废弃的硬纸盒,她有一双儿女,说人就是不能闲着。小伟把纸盒放门口,有时二三十个,奶奶抱不动,便请小伟帮忙,把硬纸盒折起来放在纸箱里,再用小刀戳一个洞,拿绳子套上拖走。小伟问,换作是你,你能想出这么聪明的办法吗?反正我不能。  另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就不一样了。她出没的时间从晚上九点到凌晨四点不等,几个月来,总是穿着同一件灰褂子,帆布鞋,背红袋儿,脸上挺干净。这家店刚开业她就来了,想要拿走店里过期的面包。小伟说,要能给你帮上忙,你就拿走呗。  此后,小伟每晚上班都能见着她,最多的时候,三十多个面包全给倒女人的袋里。但过了几个月,小伟有点烦了。一次强哥想把剩下的三四个面包拿走,女人不高兴,让小伟帮她给打折的食品给个折上折。小伟不同意:要给你便宜,这钱得我搭上。他心想着,怎么好心就没好报呢?怎么人家九十多岁都还自力更生,她就不干活呢?  但强哥知道,万一人真是碰到点事儿了呢?他不敢问,不能戳人痛处是不是?偶尔女人买销价的零食和水,掏出一两张一元纸币,这是便利店极少见到纸币的时候了。  更让小伟和强哥避之不及的是专注于便利店的职业打假人,他俩更愿意理解成职业碰瓷人。强哥在之前的店碰上一个,最后都成老熟人了。男人第一次来,瞅准保质期短的翻来翻去,酸奶、鸡蛋、面包,最后付完帐,指着一瓶酸奶,您看,这东西过期了,我全程录像呢。按国家规定,一张小票得赔一千,我这两张票,给你们打个折,一起一千成不?  没谈拢,他走向店长,您要是不给,外头车上还有几个兄弟,以后天天都来您这儿翻。店长没辙,自己给垫了。万一真去投诉,店长这帽子可就保不住了。第二次来没翻着,男人凑上脸说,给我买根冰棍,下次再也不来了。  但其实还是来。第三次一进门,店长直接提了两桶花生油递上去,送给您,别再来了!  贼也出现了。冬天夜里,强哥刚交完班,来了个看着挺老实的男人,穿着厚羽绒服,溜达一圈,走了。强哥这才注意到,柜台旁摆着的红酒,最贵的两百元一瓶,6瓶怎么就成5瓶了,也没人买啊?他冲出门大喊,哎,你等等!那人推着破自行车就跑。强哥胖,没追上。  隔壁的一家便利店刚被偷过。一位带着酒味穿迷彩服的中年男人盯着美妆区,向蜂蜜面膜出招了。他哆哆嗦嗦数了五片,塞进袖口,绕过冷藏柜和膨化食品区,走回柜台,买了盒烟,若无其事地走了。  当顾客试图用微信向店员传递这一信号,中年男人眯起眼,给顾客递来一个见怪不怪的眼神。  抢劫倒是很少发生,公司说遇上抢劫的,把店搬走都没事,别跟他拼命。强哥寻思,谁要是真抢便利店,那是傻子。现在人都用微信支付宝结账,一天卖不了多少现金,谁抢?  梦想,这个总是伴随着庸俗色彩出现的词汇,却在这家不到十平方米的便利店里实实在在发生着。一位28岁的女白领,每天早晨六点准时出现在便利店靠窗的座椅上。她习惯买一杯美式现磨咖啡,掏出一本英文书、一本考卷,为考研做准备。强哥得知,姑娘以前学美术,现在想考中央美院。  对于小伟和强哥来说,她的出现像是一个闹钟,或是一针清醒剂——黎明前是最困的时候,而瞌睡又是便利店夜班绝对的禁区,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可明明白白看着你。  困了,小伟习惯用手机外放胡彦斌、Beyond、周传雄的歌,有时音量太大,和强哥面对面唠嗑都听不见。他将之形容为“凌晨蹦迪”。但背单词的女白领出现后,小伟自觉将手机的音量调小,甚至关了。他能听见女孩背出声,不想干扰她。一个月以来,女白领没间断过,每天背到八点半再上班。  要是有她这股认真劲,我还能在这儿和你混?小伟对强哥说。但考研的日子过去,他们再也没见过她,无法得知那夹在缝隙里的愿望是否实现了。  还有一位山东男生,从白天便一直在休息区里坐着,穿着白衬衣,邋遢了。等小伟上班,他还在,一天下来,连瓶矿泉水也没买。过了凌晨,小伟猜他身上也许连一元钱也没有了,拿了几个面包,买了瓶水,送给他:要没地去你就来这吧,别的帮不上你,吃的可以给你留着。  男孩说谢谢,很快把三个面包吃完了。他说明天就上班了,老家混不下去,想来北京出人头地。  一同坐着的是一位刚辞职的女孩,两人趴桌上睡了一夜。小伟和强哥开始蒸包子,做关东煮,俩人还睡着,连小伟的摇滚乐都没震醒他们。快下班了,小伟对强哥说,把咱两边门全给敞开了,让冬天的寒气吹进来。如他所愿,没两分钟,两人就给冻醒了。  强哥偷偷杵小伟,那姑娘山西口音,说不定是煤老板的女儿,你要发了。小伟说,太难看了,别坑我。强哥问女孩,你没对象是吧?指着小伟说,你看他行吗,两份工作,也挺勤快,还让女孩把他微信给加上了。后来姑娘问他要不要出来玩,小伟才想起这人是谁,赶快删了。  小伟还扛着一份银行打杂的白班。便利店工资一个月两千,全职店员通常是不差钱的本地中年人,比如强哥,家在天安门附近。小伟老家在燕郊,之前在老家开甜品店,边开边玩,十多万赔进去了。和钱一同离去的,是自尊,他在家躺了整整两月,“都快抑郁症了。”  他把手机关机,来了北京,睡天通苑的半地下室,让便利店的工作成了挽救自我的一部分。慢慢攒着还呗,小伟说,他还是想以后自己开店。给人家打一辈子工,有什么意思?  刚开始,最让他感到头晕脑胀的是账,每天都得赔上几十一百。慢慢熟练了,他成了店里最懂现代技术的人——四十多岁的大哥点不对钱,还会被几位中年女人嘲笑。  一次,小伟也跟着笑了几句,大哥就冲着他发火,去你妈的。小伟拿着店里的陶瓷刀上了:我是来赚钱的,可你也不能这么欺负我是不是?我要是错了你告诉我,要是没错咱俩就玩命。  另一句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在北京,你不努力,别人就会看不起你。这是一次凌晨在酒桌碰上的弟兄给的“忠告”。  便利店的白班和夜班是两个圈子,二者互不交集。在小伟看来,白班就是忙、忙、忙,是那样的无聊。一个三里屯分店的哥们,总会和他分享来自夜晚的秘密。曾有一个女孩穿着吊带睡裙在店里买完水,死活要拉他上楼,让他送货上门。哥们想了半天,撑不住了——姑娘,我这东西不卖你了,你走吧。  小伟之前在呼家楼的分店做过两年,俊男靓女总在附近的三里屯和工体挥洒青春的活力,也总在醉酒之后推开便利店的门。一位体重两百多斤的姑娘跌跌撞撞闯进来,背着LV包。夏夜凌晨一点,姑娘不停嚷嚷,手机没电了。店里没有充电桩,小伟只好把手机拿到仓库里充电,为姑娘烧了开水。  充电期间,姑娘说,男友真难找啊。她问小伟,你有对象吗?你家在哪儿呀?小伟正纳闷,事情却以他想象不到的走向发展了:姑娘不走了,除非他愿意陪着出去吃顿饭。  小伟推脱,我走了这店没人看呀。姑娘问,你这一晚上能赚多少钱?小伟回答,两百多。姑娘语气豪迈:我给你一千,你跟我走。  她一根腿就能压死我,小伟说,差点跪那给她喊妈了,磨叽半小时。  强哥倒是底气足。碰上耍酒疯的小伙子让他拿水,强哥不乐意:你自己拿不就行了,我还得绕个圈。他心里明白,对于北京人来说,最不能破坏的就是规矩,哪怕自己是一个服务业从业者:这是便利店,是超市,得自己拿完了我这儿结账,是不是这规矩啊?  不过,遇上一个失恋的小伙子凌晨两三点来借手机,强哥还是心软了。借手机的原因是,女孩拉黑了他的号码,只好用其他号码打过去,指望着她能接。但怎么打都没接通,男孩丧气了,跟强哥拉起了哭腔,结账吧,多少钱?  他从兜里把所有零钱都掏出来说,都给你吧,手机也不要了,全给你。强哥慌了,别别别,小伙子,咱不能要你这东西。  对于夜班便利店员来说,常年的夜班会夺走正常的睡眠。小伟不上夜班的时候,也得等到凌晨三点才能入睡。“但它给我感觉不一样”,小伟说,真不想离开,在夜里可以有一些白班不会有的收获。比如,他从没想过会交到一位美国朋友。  那是位翻译,最爱下班之后来买冰淇淋,次数多了,还让小伟给他取中文名。以大唐的唐为姓,在唐森和唐壮之间,他选择了后者。那大哥的确长得很强壮嘛,小伟说。  去年大年三十,小伟没回家,替朋友顶班。美国人唐壮来了,又买了两盒哈根达斯。付过账后,他递给小伟一盒——春节快乐!  当然,最大的收获还是那位像弥勒佛一样,总笑眯眯的忘年交强哥。夜深了,小伟和强哥忙着卸货、点货、摆货,折腾完,又坐在玻璃窗边,一起吸溜着盒饭。从窗外看,一高一低的两个身影笑着。黑夜之中,亮着灯光的便利店像是一个剧场,各路角色在舞台上来来往往,一切故事,尽在二人眼中。或许,他们才是这出剧的主角。█  你在夜晚的便利店有过哪些有意思的回忆呢?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彩蛋时刻  在公众号后台回复彩蛋,送你一个彩蛋  采访、撰文:李颖迪  编辑:何瑫  插画:GoodJob视觉  运营编辑:佟通通  微信编辑:尹维安  道不错过任何一篇精彩报道不错过任何一篇精彩报道不错过任何一篇精彩报道不错过任何精彩报道不错编辑们的周末大放送报道编辑们的周末大放送报道周大放送道周大放送道编辑们的周  周大放送道周大放送道"

  当我长大成人后,进入社会工作,开始独立生活的历程,碰壁,以及被人不理解,所有的不顺心在这个时候彻彻底底的给发芽了,也许,当时的我可以用愤青二字来形容,但是却也做不了太多的改变。

  有新闻说,自现在统计,中国六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已经快超过了三个亿?不确定吧。不管咋说,这个数据超过了儿童,说明我的国正大踏步向老年化迈进。

少年是人生的春天,每当回忆起自己“春天”时的那次东阳老家之行,就像品尝历久弥香的美酒一样,沁透心脾、其味无穷。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事,当年我家客居浙江宣平(今武义柳城镇),平日与亲戚的来往不多,东阳老家的奶奶和小叔常会来看望我们。  小叔家贫,自幼送给朱家当养子,守约十年方与娘亲走动。他年轻时,英俊潇洒、和善可亲,每次到宣平时总带些水果土特产,并逗着我们兄妹玩得亲热。分别时,我依依不舍,记得有一次我还把一张写有“蜂蜜最甜、小叔最亲”的小纸条偷偷地塞进他的衣袋里。自小学毕业后我跟父学艺,已经好久没去小叔家玩了。但叔侄之间保持通信,情真意切见于字里行间。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小叔来信说青枣熟了,要我到东阳他家玩。父亲对我说:“这段时间店里生意不忙,你就陪奶奶回东阳,顺便到小叔家多住几天。”我听了心里好不高兴啊。  那时交通落后,宣平距东阳约150公里没有直达公路。人们乘坐的车辆有时还是烧木炭燃料的客车,这“木炭客车”的后背挂着一个锅炉,炉内烧着木炭,动力小、速度慢。从宣平出发20公里途经樊岭的上坡时,乘客们要下车帮司机用手使劲推着“木炭客车”前进,大家齐心协力把车子推上樊岭顶。当途经白洋渡的武义江时,因无公路桥,得用木船载着客车和乘客,由几位船工摆渡过江。这一天,我和奶奶动身去东阳,到了金华已是晌午。奶奶说:“今天坐火车到义乌再去东阳已经来不及了,咱就到你大姨婆(奶奶的姐姐)家里住一晚,明天再去东阳。”  我大姨婆的家,住在金华市区老车站附近的小巷内。她与修自行车为业的儿子冯汉元一家五口人住在一起,三世同堂的两间半房里显得很拥挤。吃过晚饭,我说要出去玩一下,奶奶叮嘱我出去要小心不要走远。黄昏,一道雨后的彩虹渐渐散去,我走到巷口外的婺江码头边。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座石拱桥,走近一看,才知这座南北跨江的桥叫作“通济桥”。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看见如此宏伟的大桥,便走上桥梁,用手摸着桥边的石条护拦,一直摸到桥对岸,心里想:也不知以后什么时候再来这里玩。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奶奶乘火车到义乌,再转乘客车到达了古老的东阳县城,已是中午时分。奶奶带我到车站附近的一家面馆,点了两碗二角钱一碗的“东阳奥面”。吃罢中饭,奶奶说:“到南溪上朱村有10公里路,乘客车只能到达下洋坞(音)还要走3公里小路,而且要等到下午四点才有车,还不如咱俩现在就走路去快一些。”于是,她挑着大约20多公斤的衣服和宣平土产,迈开小脚一步步沿着沙石公路走去,我则跟在其后。  午后“秋老虎”的阳光直照下,热得我和奶奶浑身出汗。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奶奶有些吃不消,便叫我挑担子试一试,可我14岁从未挑过担,一接过来压在肩上就感到硬梆梆地作痛,走不了几步,就同奶奶说我挑不动了。奶奶自身小脚行走本就费劲,现在她挑着担也实在走不动了。这时,有一位十七、八岁的男孩正好路过,奶奶操着东阳话问他;“小阿弟,你去茫(音)哪?”这小青年说他去王坎头。奶奶知道他去王坎头顺南溪公路直走不路过上朱村。奶奶便央求地说;“小阿弟,做件好事吧,帮我挑一下担到上朱村,我会给你钱的。”男孩说;“好的,我来帮你挑,不要你的钱。”说着,他接过担子挑在肩上,我快步地跟上去。落在后面的奶奶对我说;“忠忠,你和他先走前面去吧,我走不快,慢慢赶来。”  走了一个多小时,远远辩认出前面就是上朱村村口我小叔家的房子,我顿时兴奋起来,飞快地奔跑到前面去了。还未走进家门,我就连声喊着;“小叔、小叔!”小叔闻声走出门口迎接,一见到我就笑着说“欢迎,欢迎!”小叔很高兴,并问:“阿嬷呢?”我回答;“奶奶走在后面,担子是这个人帮助挑的。”小叔对这位小青年说;“谢谢你了!”说着拿出一角钱给他。这男孩讲不用谢,接过一角钱便朝王坎头方向走去。过了一会儿,奶奶也赶到了。她从小婶手中抱过小孙子,小婶忙去厨房烧点心了。  小叔对我可亲热了,他将熟透的青枣洗干净给我品尝。他对我说;“你6岁那年,我从宣平带你到东阳玩。那一天从永康坐汽车到达南马,到下陈村你阿嬷家要走5公里山路。我挑着担,牵着你的手。走着走着,你说小叔怎么还没到啊。我见你走不动了,挑着担想背你又不好背。还好当时在南马买了一串小鞭炮,拆散后拿出来一只燃放,‘啪’地一声,你就兴奋地跑来。一路上我用小鞭炮哄着你,才到达下陈村的。”晚上,小叔还教我唱歌;“人民的花,开了又开;人民的果,结了又结。我们是今天共青团员,我们是明天共产主义接班人……”,至今我还会唱这首歌。  第二天,小叔带我去朱氏祠堂参观密枣加工点,他说这里的村民家家都种有青枣树,果实可作粮食充饥。小叔指着木制加工蜜枣的工具告诉我:加工蜜枣是通过这安装上多面刀片的工具槽对枣肉进行割痕,然后伴白糖蒸熟晾干即成蜜枣,这让我开了眼界。小叔还带我去村外独居的他岳父贾某家玩,留着银白长胡须的七旬老翁贾某,身板硬朗,发声洪亮。他家养蜂,见客人来,便热情地烧上一碗土蜂蜜煮鸡蛋,那个蜜甜的味道,这么多年了我还记忆犹新。小叔去南溪赶集时,也叫我一同前行。他遇见熟人就会笑着打招呼,指着我告诉对方:“这是我武义阿哥的儿子。”小叔家的粮食不够吃,平时他们自己吃的是野菜饭或菜泡饭,而对我却特意烧碗粉干或汤团什么的,堂弟妹们睁着双眼看着我吃,让我感到有些尴尬。  转眼在小叔家已有半月,奶奶与我到了她的老家,即离上朱村10多公里的黄田畈(今画水镇)溪南下陈自然村。奶奶的娘家也在此村,她年轻时守寡,但村里的亲戚较多。对门小奶奶的儿子仰锡林,比我大两岁。他会带我去水塘边捕黄鳝,只见他在一根竹棒的另一头铁丝钩上串着蚯蚓,然后放入水塘边石缝或水下的泥洞里,他用手指在水面上“咚、咚”地弹几下,观察着浮在水面上的竹棒动静。一会儿,毛竹棒动了,锡林哥便一手慢慢地把竹棒连铁丝钩往外拉,另一手拿着铁钳将钩出洞的黄鳝钳住放进鱼篓中。我以前虽然钓过鱼,但从未捕过黄鳝,锡林哥教我如何诱捕黄鳝并让我试试,那真是既兴奋又开心啊。  晚上,锡林哥带我到同村的表叔陆樟根家里玩。樟根叔20岁左右,爱好拉胡琴,他教我曲谱“上时上彩弓彩弓,柳亚柳五双……”我一点也听不懂。他向我讲解胡琴内弦与外弦的音调,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我在家时学吹笛子,对音乐本有点基础,所以经过几天的学习,也能让胡琴拉出简单的几曲。  几天后,母亲来信要我回家,我与锡林哥、樟根叔告别,樟根叔还将一把自己制作的小胡琴送给了我。小叔给我25块钱和几斤密枣带上,但他不放心我一人乘车返回,又让奶奶送我到了金华,直见我乘上金华至宣平的客车启动后,她才安心地离去。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奶奶和小叔小婶都先后驾鹤西去,但那段少年在东阳故乡的美好时光,以及亲人们对我的爱,却让我永远铭记在心、难以忘怀。  ▌作者:仰忠,从事律师工作25年,爱好业余写作,曾多次评为《浙江日报》积极通讯员。近年来在省市主流媒体上发表了《打铁杂记》《我的知青路》《电影之缘》等十多篇散文。  猜你喜欢:  林清玄:白雪少年  铁凝:山中少年今何在——关于贫富和欲望  冯新生:古城烟雨,花饼知味  卢备战:家乡的老槐树"

  高中以来,她一直暗恋着他,但他不知是没有感觉还是感觉到故作不知道。她除了偶尔帮他解决一些学习问题能走近他外,他和她总保持着距离。

  距离终究影响了感情。他跟原来的女同学感情淡了,后来还没有联系了。得知这个消息,她升腾起走近他的欲望,尽管知道自己在外貌上跟他无法匹配,但自己也有优势,譬如读重点大学,家境比他好很多等。

  电瓶坏了,最好不要换,换的不好,会出事。老婆又说道。你看不是,老婆又开始烦神了。

:中国“雾凇之都”今冬首现雾凇

  李校长讲板凳要做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这是一种志气,一种修为。要习惯做一个另类。成功者在为成功之前大抵都是常人眼中的另类,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自己。做另类就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只要这个路是正确的!

|一外国旅行团乘机后遍地狼藉 居然还有一只鞋

  斑驳的岁月里,我不知道时光的斜阳赋予了宏村怎样的春秋,让它在尘世里婉约成如此安然的模样。我也不知道我来时的路上有着怎样的绝唱,让我如此动容的为之倾倒。

  那是要换电瓶了,也不是要换车子。我望着老婆,一脸茫然,不懂,又好操心,瞎指挥。

  当天亮了的时候,坐起来,揉揉眼睛,哦!昨夜,我做了一个梦!"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本文上面的蓝色字体“心灵驿站8”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很多人信仰着金钱至上,这些人对于富贵之人百般讨好,阿谀奉承,为了一点点利益,连自己的尊严和良心都可以出卖。对于贫穷落魄之人,他们百般嫌弃欺辱,自认为高人一等。人活在世界上都是平等的,不会因为你富贵你就比别人特殊。一个人的尊严是自己争取的,为了利益出卖灵魂和良心,就算赚再多的钱也无法获得别人的尊重。  因为自己富贵就洋洋得意,瞧不起穷人的人,自己本身也得不到别人的尊重。这些人身边最不缺的是那些被他的财富所吸引而来的猪朋狗友。猪朋狗友只能共富贵而不可共患难,一旦他落魄了。最先远离他的正是这些见风使舵的猪朋狗友。更要甚者,这些猪朋狗友趁他病要他命,落井下石,从他身上扒下一块肉来。  尊严不是由金钱所给予的,而是由自己的为人处世之道和人品所决定的,有的人也许贫穷,但是他坚持善良为本,即使贫穷,也不会做出伤天害理,违背道德和法律的事,这样的人就算穷也会得到别人的尊重。而有的人,为了追求利益,不惜背叛自己的灵魂和良心,做出坑蒙拐骗的丑陋勾当,这样的人就算钱再多也得不到别人的尊重。  人不是人民币,不可能人人喜欢你欣赏你,就算你人品再好,身边还是有一些对你说三道四的人。人品正的人就像一朵鲜花,身边少不了蜜蜂一样的知心朋友,也存在着苍蝇一样的阴险小人。我们无法阻止别人对你说三道四,但是我们能做到远离苍蝇一样的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人品正的人交往可以让你学到更多。而人品差的人,只会让你渐渐沉沦。  金钱就像照妖镜,照穿一些人的内心,在你荣华富贵之时,你身边最不缺少的就是跟你称兄道弟的人。但是这些人到底是跟你称兄道弟,还是跟你的金钱称兄道弟就要打个疑问。当你落魄贫困之时,你就会发现曾经和你称兄道弟那些人个个都像老鼠遇到猫一样避着你。对于这样的人,就当是给自己买了一个教训。那些始终对你不离不弃的人,一定要好好珍惜。  人活在世上,不管富贵也好,贫穷也罢,都不要忘了自己的良心,人穷,要穷得要志气,不能因为贫穷就去做伤天害理的事。人富也要富得要良心,不能因为自己家大业大就为富不仁。尊严,不是靠金钱给的,而是靠自己人品给的,人品差的人,就算钱财再多也无法获得真正的尊重。  看完的你是怎么想的?  在留言区分享你的想法吧。  如果你也赞同,请给我们点个在看吧!"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 在线 注册地址 官网

©2020 纵览新闻 miahome.cn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